2014年04月16日 星期三

123

联系我们


地 址:开封市劳动路北段开封网
世客会筹委会综合协调组:
0371——23857381
网 址:kejia.kf.cn

“万里寻踪客家路”特别报道:石壁相聚再播迁

2014-02-10 16:34:43

石壁镇客家祖地客家先民迁徙雕塑

宁化县石壁镇石壁村客家祖地牌楼

石壁镇客家祖地客家始祖神坛

石壁镇客家祖地溯源桥

石壁镇客家祖地百姓柱 图片均由 记者李克君 摄

5月18日,汴梁晚报特别报道组一行,循着客家先民迁徙的足迹,驱车从江西石城县“闽粤通衢”之处,来到了福建省宁化县石壁镇。

从东晋开始,战乱、饥荒、兵燹使大批中原汉人举家南迁。在唐宋期间,南迁的中原汉人一度汇聚在以福建省宁化县石壁镇为中心的闽赣毗邻地区。石壁镇是一个群山环抱的开阔盆地,2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土壤肥沃,森林茂密,从高处望去,像一堵绿色的屏障。北宋之前,这里没有兵燹,是战争“避风港”。 “北有大槐树,南有石礕村”, 石壁镇是客家摇篮、客家人的祖地。

客家人的第三次大迁徙是由于靖康之难和辽金南侵引发的。公元1127年,金兵攻陷宋都汴梁(今河南省开封市),掳走徽、钦二帝,宋王室南迁,来到杭州建立了南宋政权。在这动荡不安的时代,人们如果不愿意等死,唯一的选择就是逃。于是,由北向南的官道上挤满了颠沛流离的难民,一批又一批的人涌进了赣粤闽三省交界地带。

中原汉人一批批向南逃亡,在南迁过程中,许多人幸运地走进了石壁。一家又一家,一姓又一姓,一年复一年,一代复一代,八千里路云和月,随着南迁汉人的陆续到来和繁衍生息,迁入石壁的人约有63姓以上,石壁人口迅猛增长,北宋元丰年间仅有15000人,250多年后的南宋宝佑年间,涨到了11万多人。此时,在这块以石壁为代表的南迁汉人聚集地——“赣粤闽边地大本营”,人们操着相似的口音,用相同的方式耕种,又流行着相近的习俗,这群有着共同的文化背景和命运遭遇的人,便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客家民系。

台湾学者陈运栋教授在《客家人》中指出:“自从经过一次战乱之后,客家移民的主力,遂由长江南岸迁移到赣南山地,后来就以宁化一带为据点,向闽粤赣区拓展。”按照史学家的说法,许多中原人来石壁后,并没有全部在石壁落脚,有的人在石城安了家,有的人则到了福建的长汀、清流,江西的宁都、瑞金等地,但都在以石壁为中心的武夷山附近。石壁负载着客家民系孕育的使命,这一使命,人称之为“胎盘”。 在石壁居住、繁衍生息数代乃至数百年后,又陆续辗转迁往闽西、广东、广西、四川、湖南及香港、台湾、东南亚各地。所以他们多称一世祖出自石壁,石壁便自然地成为这些客家人的第二祖籍。  

以往只知道青海是中国的三江之源——长江、黄河、澜沧江,均滥觞于此。此次来到宁化石壁,方知宁化乃闽、赣、粤三省的三江之源——闽江、赣江和韩江均发端于此。其中,东流的翠江,经沙溪汇入闽江,而闽江源便藏匿在建宁与宁化交界处的严峰山上。西流的横江溪,经琴江注入赣江,辛弃疾咏赣州郁孤台的名句“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那东流之水则源于此。至于南流的下坪溪、叶公岭溪,皆属于汀江—韩江水系,滔滔不绝从广东奔向大海。

福建宁化县与江西石城县只有一山之隔,虽然是武夷山脉,但这是一段比较矮小的山脉,小半天就可以越过,而且许多地段,山的两面,都是宁化境域,没有明显的边界,如果不是当地百姓,很难区别两省两县界限。这一便捷的地理环境,让人很容易来往于两省两县之间,想必这也是中原汉人会大量涌入宁化石壁的原因。

从安史之乱、黄巢起义到靖康之难大宋南迁,至南宋宝祐年间,石壁的人口有11万之多。“现在,石壁镇大约有3万多人。”宁化县新闻中心主任罗旺水说,“你们想,那时候的石壁人口多稠密!” 

5月18日上午,汴梁晚报特别报道组踏上了客家先民踏过的,连结福建石壁与江西石城,横越武夷山的山路。这是一条在山脉之中蜿蜒不尽的千年古道,这条用石头砌成的山径小道,最宽处不过一米,有些路段已经损毁。脚下的石头大小不一,无规则地铺砌成平缓的路面,这是一条曾经喧闹和辉煌的客家之路,多少年来,有数千万的客家先民走过这条山道,走向全世界。 

穿过一个个葳蕤的小树林子,爬过一座座低矮的坡岭,我们的脚印和一千年前的客家先民的足迹叠加在一起。永嘉之乱、唐末兵燹、宋室倾覆,客家先民几度举族南迁,辗转吴楚,流徙皖赣。也许,他们来到石壁只是长期流亡生活的一个偶然,也许,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的定数。不管怎么说,这个叫作站岭的隘口便是客家先民进入石壁的最主要的通道之一。走到站岭隘口,迎面就是一座残破的古亭。其实这是两座一体相连的石亭,就像是连体兄弟一样。这里也是福建(宁化)和江西(石城)的界岭,福建这头的亭子叫作“片云亭”,江西那头的叫作“介福亭”,两亭之间仅一步之遥。“此石(城)宁(化)孔道也……康熙六年捐资创新亭也……施茶历有年矣……”从介福亭的碑刻上看,康熙六年,这里仍有茶亭为客家先民服务。

来到石壁镇,一个名曰“德润”的风雨亭,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德润亭是一个古亭,据当地居民介绍,这里是供人休息、避雨使用的。眼前这个连当地村民都说不清年代的古老建筑,它究竟为多少初来石壁、饥寒交迫、无家可归的客家先民遮挡了多少风雨,免费供应了多少茶水,给了他们多大的慰藉和安抚,我们不得而知。年久日深,亭子呈现着一种幽静的光亮,像是一种无言的陈述,多少年来,多少人来到这里休息,多少人被这座古亭默默安慰过。

在宁化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启城和宁化县新闻中心主任罗旺水、副主任俞祥波的带领下,我们走过德润亭,屹立在眼前的是一座雄伟的仿明清古典牌坊,它与德润亭、维藩桥等组成一组景观,牌坊上面镌刻着四个金光大字“客家祖地”,而后面就是早期所建的“客家公祠”。这两块牌匾是客家祖地的镇地之宝。牌坊正联是“中土南迁孕育客家民系追远长怀胜地石壁,环球播衍丕振诸姓门风敬谒百氏公祠”,侧联是“石壁传芳客家源远派衍五湖四海,玉屏毓秀翠水流长支分南北西东”。这说明了客家祖地同客家的历史形成、发展、客家世界密不可分的渊源关系,它是客家人的精神家园、朝圣中心,更是客家的摇篮、中转站。在这座古牌坊两边镌刻着“永恒血脉”,“石壁情缘”八个大字,这八个字出自著名书画家、“扬州八怪”之一的黄慎之笔。这八个字告诉我们祭拜祖先既是对血缘的认同,也是对历史的追溯,是人类相信生命永恒和生命繁衍不息生命观的体现。

在牌坊两侧是浮雕群,这些浮雕再现了客家先民迁徙石壁的缘由和千辛万苦到达石壁的情景。看着浮雕,听着介绍,恍然之间,眼前出现了一群又一群扶老携幼、肩挑手扛的南迁“流人”,耳边响起的是一千年前那杂沓而沉重的脚步声……从烽火连天的中原夺命逃奔,后生搀着老人,大人牵着孩子,当家的汉子挑着锅碗瓢盆,背上背着祖先的骨殖,一路向南,向南——一站站远离故里,一程程回首中原,在他们的脚下,寒暑交替,千年的时光匆匆流逝。

通过祭祀广场和葛藤广场,拾阶而上,就来到世界客家人的总家庙——客家公祠,只见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气势雄伟,蔚为壮观。客家公祠正殿内,供奉了213个姓氏的始祖牌位。宁化县石壁客家祖地讲解员朱华琼告诉记者,宁化石壁客家公祠是世界客家人的总家庙,自1995年客家公祠落成后,每年都在这里举行世界客属石壁祖地祭祖大典,吸引了不少国家和地区成百上千的客家人前来参加祭祖活动,石壁已被海内外客家人公认是客家人的“麦加”,是客家人的朝圣中心。

在客家人的成长发展历程中,石壁像是一枚鲜明的胎记,永远无法被磨灭。走进石壁,客家生。走出石壁,客家重生。在采访中记者看到,在“客家之路”两边竖立着姓氏的石碑前,有的人在寻找自己的姓氏,一旦找到了,便高兴地驻足察看或拍照留念。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每个人心里都萦绕着这个问题。据了解,在客家人中,认祖石壁的有213姓。现如今,这213姓氏的人遍布世界各地,他们都是从“中原南迁”而“石壁播衍”的。

寻踪故事    端午挂葛藤

记者 王兰兰

每至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在客家祖地福建宁化县,家家户户都有“挂青”的习俗。“挂青”即把菖蒲、艾枝分别挂在门框两旁,在显眼处的门楣上悬挂葛藤,以保平安。端午节,在门前“挂青”,也是开封广泛流传的一种习惯。

说起挂葛藤的习俗,还有一个动人的故事。黄巢起义军路遇一个妇人带着孩子逃难,妇人背着大的,牵着小的,黄巢见状觉得奇怪,问妇人何故,妇人说:“听说黄巢造反,到处杀人,大的孩子是我侄儿,他父母已不在人世,惟恐闪失,断了香火,所以背着。小的孩子是我亲生儿子,虽然小一点,为了保侄儿,也顾不了许多。”黄巢听后很受感动,为使他们不受自己兵马的无辜杀戳,便告诉妇人回家后采葛藤挂在门口,就可以保平安,不要再外逃,于是一村人平安无事。事后,村里人把葛藤认作吉祥物,所以每到端午节,家家户户都挂葛藤,并将村名改为“葛藤坑”。

此村就是现在石壁镇的南田村,距宁化县石壁村约5公里。客家人挂葛藤有据可考,但不管怎样,这个故事表明了客家人求生存、盼安宁、祈幸福的美好愿望,这不仅是客家的文化,也是客家人的精神!

记者手记    感念先祖修建祠堂和家庙

记者 王兰兰

在宁化县采访的时间里,汴梁晚报特别报道组游走在宁化县各个村落,随时都能看到各个姓氏的祠堂和家庙,这就是客家人祭祀祖先的地方,人口较少的村落一姓一祠,人口多的村落一姓数祠,如现在的石壁张氏家庙(上祠),曹坊乡的上曹村曹氏宗祠。有的公祠饱经风雨,显得破旧了,有的则是修葺一新。

对祖先的顶礼膜拜是客家人的传统,似乎没有一个民系比客家人更喜欢祭拜祖先了,而那些发黄的族谱大多秘藏在祖先牌位下面的箱柜里。我想,这是因为客家人有着感恩之心,感念他们的先祖从战乱连连的中原南迁而下,九死一生,大难不死,这才有了他们这些子孙后代。



    上一篇:“万里寻踪客家路”特别报道:金秋桂花香满屋
    下一篇:“万里寻踪客家路”特别报道:杉阳灵秀尚书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