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16日 星期三

123

联系我们


地 址:开封市劳动路北段开封网
世客会筹委会综合协调组:
0371——23857381
网 址:kejia.kf.cn

“万里寻踪客家路”特别报道:福寿托起整座城

2014-02-10 16:31:25

小巷内通向福寿沟的外排水沟。记者 赵文建 摄

福寿沟城市流向图。 记者 赵文建 摄

2012年7月21日,北京遭遇当年最大的雨,总体达到特大暴雨级别。一天内,市气象台连发5个预警,暴雨级别最高上升到橙色。截至7月22日2时,全市平均降雨量164毫米,为61年以来最大。暴雨引发房山地区山洪暴发,拒马河上游洪峰下泄。北京全市受灾人口190万人,其中房山区80万人。据央视新闻报道,北京“7·21”特大自然灾害造成70多人遇难。

与此同时,武汉、杭州、南昌、长沙、成都等城市纷纷内涝,城市内涝成了2012年的一个热话题,各种调侃随之而生:到武大“游泳”,到西湖“看海”,到南昌街头“垂钓”,到北京地铁“观瀑布”……

而处于亚热带地区的赣州市,降水强度也很大,据历史记载,最大日降雨量出现在1961年5月16日,达到了200.8毫米,但并没有出现城市内涝现象。2010年6月21日,赣州市部分地区降水近百毫米,市区却没有出现明显内涝,甚至没有一辆汽车泡水。当时,离赣州不远的广州、南宁、南昌等诸多城市却惨遭水浸,有的还被市民冠上“东方威尼斯”的绰号。一时间,效率低下、吞吐不灵的城市排水系统成了众矢之的,赣州市以宋代福寿沟为代表的城市排水系统成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学习的楷模。

5月14日,晚报特别报道组一行,在赣州晚报资深记者刘念海的带领下,来到位于赣州市均井巷的福寿沟进行实地采访。

赣州是风水故乡,因风水宗师杨救贫为当年唐末土皇帝卢光稠扩城做规划,留下了可圈可点的生态文明建筑作品。但由于扩城工程浩大、城西北地势低洼及城市排水系统规划建设的不合理等原因,此后的一二百年中,赣州城屡屡遭受洪涝灾害的侵袭,老百姓苦不堪言。现存的比较完善的排水系统——福寿沟约建于宋代,出于客家先民刘彝之手。据同治时期县志记载:“福寿二沟,昔人穿以疏城内之水,不知创自何代,或云郡守刘彝所作”。

北宋熙宁年间,刘彝担任赣州郡守后,目睹了洪涝灾害给城市广大老百姓带来的损失和痛苦。他经过反复思考和实地踏勘,比较科学地提出了根据城市地势西南高,东北低的地形特点,以州前大街(今文清路)为排水分界线,因两沟的走向形似古篆体“福寿”二字,西北部沟渠以寿沟命名,东南部沟渠以福沟命名,“寿沟受城北之水,东南之水则由福沟而出”,“纵横纡曲,条贯井然”,两沟分别将水收集排放到贡江和章江。历史上经元、明、清三代,福寿沟因年久失修,倒塌淤塞严重,清同治年间和上世纪初期都进行过较大规模的修复。上世纪50年代,经过修复的福寿沟再次恢复了排水功能。

福寿沟工程主要分为三大部分,一是将原来简易的下水道改造成矩形断面,砖石砌垒,断面宽约90厘米,高约180厘米,沟顶用砖石垒盖,纵横遍布城市的各个角落,分别将城市的污水收集排放到贡江和章江。二是将福寿二沟与城内的三池(凤凰池、金鱼池、嘶马池)以及清水塘、荷包塘、蕹菜塘、花园塘、铁盔塘等几十口池塘连通起来,一方面增加城市暴雨时的雨水调节容量,减少街道淹没的面积和时间,另一方面可以利用池塘养鱼、淤泥种菜,形成生态环保循环链。三是建设了12个防止洪水季节江水倒灌,造成城内内涝灾害的水窗。这种水窗结构由外闸门、度龙桥、内闸门和调节池四部分组成,主要是运用水力学原理,江水上涨时,利用水力将外闸门自动关闭,若水位下降到低于水窗,则借水窗内沟道之水力将内闸门冲开。

为了保证窗内沟道畅通且有足够大的水压力(冲力),刘彝采取改变断面,加大坡度的方法来加大水流的速度。进入水窗的水流速增加了2~3倍,足以带走泥沙,排入江中。值得一提的是,福寿沟工程通过科学合理的设计,利用城市地形的自然高差,全部采用自然流向的办法,使城市的雨、污水自然排入江中和濠塘内。

赣州市市政工作人员打开福寿沟在均井巷的一个窨井盖时,记者看到了砖砌的拱形渠道里,生活污水顺势而下。市政工人邓延和向记者介绍,至今,全长12.6公里的福寿沟仍承载着赣州近10万旧城区居民的排污功能,福寿沟高约1.5米,全部是砖砌拱形结构,每年市政工人都会到福寿沟里进行清淤,沟渠内很多砖块上印有当时生产砖块的商户的名字,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福寿沟砖块的质量,虽然历经千年,但福寿沟仍然很稳固。

古人的前瞻性令人赞叹。有专家评价,以现在集水区域人口的雨水和污水处理量,即使再增加三四倍流量都可以应付,也不会发生内涝。

“客家先民是非常讲究风水的,福寿沟的建造很大层面上体现了这一点。”赣州著名文史专家和规划专家陆川说,刘彝从城市环保和山形地势上因势利导,又从城市风水学的角度,把福寿二沟线路走向设计成古篆体之形,“纵横纡析,或伏或见”,作为赣州龟形城的龟背纹嵌在龟背上,充分考虑了赣州城的永固,广大人民的福祗,寄托了他的美好愿望。



    上一篇:“万里寻踪客家路”特别报道:千年沧桑皂儿巷
    下一篇:“万里寻踪客家路”特别报道:闽粤通衢赣江源